默頓:在金融服務行業 信任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資產

2019-12-11| 發布者: admin| 查看: 106

默頓 11月4日消息,2019中新金融峰會于11月4日-11月5日在重慶舉行。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和麻省理工學院“終身教授”、美國科學院院士、199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羅伯特.默頓出席會議并演講。羅伯特.默頓表示,對于 ...

默頓:在金融服務行業 信任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資產

默頓

11月4日消息,2019中新金融峰會于11月4日-11月5日在重慶舉行。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和麻省理工學院“終身教授”、美國科學院院士、199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羅伯特.默頓出席會議并演講。

羅伯特.默頓表示,對于金融科技而言,信任是至關重要的,并且信任不僅僅代表這個人是可信的,同樣也代表著能力。在金融服務行業,信任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資產。

以下為嘉賓發言實錄:

羅伯特.默頓:尊敬的唐市長,尊敬的王乙康部長,尊敬的各位演講者,女士們、先生們:我非常榮幸能夠參與2019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金融峰會開幕式。

我想跟各位真誠地交流,金融創新會如何為經濟增長起到積極作用。首先,當我們一路高速向前的時候,不要忘了在過去我們所做的金融創新。在這個圖表當中,是在從12世紀以來,我們在每一個歷史實踐時所看到的一些金融創新,我想說的是,在我們的國家幾百年來一路都能夠看到金融創新。這個圖表告訴我們什么呢?就是金融創新的速度在不斷加速,所以金融創新十年前需要五年落地,現在可能一年半就可以落地。

那么未來將會走向何方呢?在這里給大家展示這個圖表想證明什么呢?因為我想證明以下的觀點,在我們見證一個新的支付系統創新的時候,我們首先會看一些最佳實踐,去決定未來將怎樣調整,今天我想說最佳實踐還是不夠的,最佳實踐只是現有的,如果是現有已經存在了,那就已經是過去的了。我們的創新速度現在是由技術驅動的,還有金融科學所驅動的,所以未來將會跟過去截然不同,在過去幫助我們的解決方案,只能給予未來部分的助力,但還是不足的。所以我們需要看各種信息孤島,比如現在我們聽到大量基礎設施的投融資,還有怎么樣能夠讓跨地區的系統更加有效,我們的創新就是能夠設計出一種工具,比如說基礎設施融資,可以自動跟這些個人退休的養老基金進行一個有效對接,這個時候雙方都能夠獲益,如果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話,我們就要看到所有這些信息孤島,在過去有什么樣的信息障礙阻礙了創新的達成。

在數字時代的金融服務,給予我們很多機會,在今天下午我們聽到了很多非常精彩的講解,給所有參與的國家都會帶來很多便利,投資、貸款、融資的成本將會降低,效率將會加快,而且我們非常欣喜地看到這一些創新措施的落地,所有雙方都會受益于數字化和金融創新、大數據、人工智能。如果大家覺得新技術在金融體系的創新不夠,在未來我們會看到更加積極的作用和更加積極的參與,這是一個好消息。

然而這些出現可能是顛覆性的,正如之前的演講者講到,我們會在這個新時代看到新的贏家和輸家。這次的峰會是跨區域的,而這樣的一些聯動與合作,將會給我們增加無比的價值,但是在其中會有很多的挑戰,成果落地的過程中我們會碰到很多挑戰。所以在這里我列出四點:首先是信任,信任是金融服務的基礎。二是信貸風險,不是說貸款,而是說這些金融機構可能不能夠給予他們所承諾給消費者的金融服務,這種信貸風險就會導致低效。三是創新風險,各種各樣的創新都會帶來各種各樣新的風險,而成功的創新總是局限于現有的框架。所以我們要放慢創新嗎?我們要調整創新,讓這些運營的機制能夠齊頭并進。最后一點就是監管,監管在信任領域當中是非常關鍵的,同時我們也深知如果監管過強,這個時候可能會阻礙技術的使用,可能會成為技術創新落地的一個障礙。

因為時間有限,在這里我會提出一些要點跟大家進行分享。首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對于信任的觀點,在金融服務上面,信任我們應該怎么樣進行解讀,我們經常在我們的國家會聽到,金融技術會將這個技術直接跟零售相連,跟零售的每個個體相連,然后跟其他的切斷聯系,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模型。這種描述帶來的效果就是,這個技術本身其實是可以信任的,但是我們看到千禧一代他們對于技術是不信任的,為什么他們不信任技術呢?

其實理由有很多,有三大原因,比如在智能手機里有自己的模型,你要是用哪一個手機、哪一個型號,使用哪一種工具,誰去設計了這個智能手機,這樣的一些系統我不知道是誰設計的,我看了這個手機不知道。而且這些手機使用的數據,他們使用了什么樣的一些數據,是一些很骯臟的數據嗎?是不完整的數據還是完全不使用數據進行運行的?最后這一個手機制造商在進行設計的時候存有什么樣的動機,是服務消費者嗎?是滿足我的需求嗎?還是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目的?會不會說我的電子支付賬號里面,如果我一打開手機,我的這些賬款都會被丟失。所以基于這些風險,很多年輕人是不信任金融技術的。

盡管如此,我們總是需要信任的,在信任的時候我們需要有一些前提條件,比如透明度,如果我們的信息是透明的,我知道那里是什么的話,我不需要說“我需要信任你”,我就已經非常明確這里面有什么了,所以我需要有足夠的透明度。還有就是驗證,如果我能夠證明這個是合理的、可行的,即使它不是有足夠透明度的,我也不需要信任在。比如說支付寶或者是微信支付,他們都是非常成功的移動支付工具,成千上萬、上億的人已經接受了,那么它是透明的工具嗎?不是。我嘗試了,我覺得它很方便,我的朋友嘗試了用微信和支付寶支付,覺得它很方便,所以它是經過驗證的、可行的,因此我們的信任度可以降低。

在這個領域一些支付的處理、清算、結算,如果我們在這些領域能夠增強透明度的話,就是可以在金融技術的領域部署上更好地推廣,而且這個信任度可以適度降低。但是對于某一些領域是比較敏感的,比如高增值的地方,比如財富管理,還有養老基金的投資。這樣的一些領域是比較敏感的,這些領域都是不透明的,他們也不能完全透明,而且也是比較難進行驗證這些方法是否可行的。

這些數字大家不用擔心,只是用來證明我的一個觀點而已。如果我現在去請一個顧問幫我管錢,我需要他管我的資產管多久,直到我能夠從統計上面證明他是一個好的或者是差勁的理財經理呢?這里大家看到的數字,表明的意思是如果你需要能夠獲得一個有意義的組合結果,那么這個基金經理必須要在五年間,一年要么賺超過37%的收益,或者是一年虧損超過7%,你覺得這是可能的嗎?當然不可能,那么這意味著什么呢?意味著僅僅基于我的組合回報,除了組合回報之外,我不采用其他數據的話,那么我很難從一個科學的角度說我的基金基金是一個好的經理,哪怕我看了他五年的業績依然很難說。這和支付系統或者你能做很快驗證的其他系統是不一樣的,所以在投顧、在理財顧問或者是在一些目前非常復雜的金融產品方面,比如說養老金投資,你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驗證理財結果的這些領域,我們是面臨著巨大的問題,就是信任。

那么對于金融科技而言,信任是至關重要的,并且信任不僅僅代表這個人是可信的,同樣也代表著能力。比如有些人是可信的,比如我,我就很相信我的孫子和孫女,但我絕對不會讓他們去幫我理財,因為他們的能力不足以達到幫我理財的程度。所以信任有兩個因素,一個是這個人是可信的,第二個這個人是有能力的。那么在金融服務行業,信任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資產,因為你不可能做到提出完全透明的理財建議。由于在這方面存在不透明性,所以有些人就說金融科技其實和你現在的人工投顧能夠給到的服務是一樣的,不管你用的人工投顧是一個個人還是一家銀行,因為這期間本身就存在著不透明性。如果你相信當前的服務供應商,但是你卻不認識他們,你也不信任他們,哪怕說他大幅降價,你也不可能完全去信任他。這就是一方面。

同樣的對于個人、對于機構以及供應商而言,如果說想要探索新的產品和服務,如果說他們的客戶信任他們,他們肯定就可以去探索、可以去推這些新的產品和服務,但如果說他們的客戶不信任他們,他們就沒有辦法推。而且信任完全是一個可以擴大的資產,比如說你信任我作為你的投顧,你就可以把你的朋友推薦給我,也就是說信任和其他的資產不一樣,信任是一個可以擴大的資產,所以信任這個資產是非常有價值的。

但是,有關于投顧他們在做表格的時候也有話要說,我們在做表格的時候用到的技術越多,其實整個模型會變得更加不透明,當然這個不透明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是這種不透明又意味著信任這個資產的價值會更加重。在這里我想給大家舉一個例子,比如你有兩個投顧,技術和信任,那么在你的輸出中,技術和信任到底占比多少?這個問題我留給大家自己思考,但是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因為不要忘記,科技行業是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行業,在你們第一節經濟學課上就知道,競爭市場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你要求的是一個公允的回報,所以這意味著什么呢?是否意味著我們的行業變得更加集中還是更加分散?目前我也不知道。可能不同的地區會有不同的情況,但是我知道的是它會取決于創造信任的能力。

最后,我還想要就喪失信任發表我的看法。信任是非常有價值的,同樣也是必要的。在美國2008年、2009年的金融危機中,人們對于金融體系的信任喪失了,尤其是散戶的投資者,散戶投資者已經不信任產品的提供者,由于帳戶的一些不透明性,大的機構高級管理層也被視為對自己所任職機構的風險沒有充分認識。因此,人們認為這些高級管理層沒有履行自己的職責,甚至是監管者也喪失了人們的信任,而且許多的監管機構也被視為沒有足夠的能力或者是工具去有效管理,并且監督相關的風險,這也體現出這些監管機構沒有辦法充分履行自己的職責。

大家在這里也看到了,在美國機構和個人投資者對于兩項重要指標的評分,一個是披露費用以及其他成本,另外一個就是回報。可以說,機構投資者對于這兩項指標都是相對比較滿意的,一個是有關于費用,一個是有關于回報。但是散戶投資者情況卻不一樣,而我又將這張圖和2008年、2009年作了一個對比,給大家展示一下,由于喪失信任會帶來怎樣的后果。在這里我給大家展示的這張圖顯示的就是在美國投資的資金進入了所謂的指數基金以及ETF基金,如果大家不知道指數基金跟ETF基金代表什么,其實簡言之就是一個透明而且可以驗證的基金策略,我并不是說他們是最好的投資策略,但至少這些策略是可以驗證,而且是透明的。

大家在圖上看到的是,在圖里面大概有價值萬億美金的資金,從散戶投資者那里流入到了指數基金和ETF基金,而藍色代表的就是流出主動管理基金的資金,主動管理基金他們是不透明的,而且主動管理的公募基金也是沒有辦法驗證的。我剛剛也給大家說明了,為什么說這些主動管理策略沒辦法驗證。所以大家如果看數據的話,至少我相信這樣一個大的流動僅在美國就有2萬億投資資金,來自散戶投資者的資金從主動管理的基金流到了指數基金,這樣一個趨勢反映的就是信任的喪失,那些不再信任主動管理的基金,他們選擇將錢放到了指數基金,這代表的是一個變化,也就是說從那些主動基金進入了被動行業。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辦法找到其他任何解釋,我只能找到這樣一個解釋,要作主動投資你必須要有信任,而由于2008年、2009年的金融危機你喪失了這種信任,所以你就沒有辦法進行主動投資。但是你又有錢要進行投資,因此你就選擇投資于指數基金或者是ETF基金。我相信我的假設是正確的,如果是正確的,大家就會發現由于信任的喪失,對于散戶投資者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但是好消息是這樣一個趨勢是可以逆轉的。

最后,我還想要再提監管的一個方面,監管是我們重獲信任的一個關鍵方法,不僅僅在金融行業,同樣在制藥和藥品銷售行業監管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所以在這里我想提醒大家的注意的是,同樣我在這里也是以美國作為一個舉例說明。在這里我想提醒大家建立一個信任三角,這是在消費者與供應商之間、消費者與監管者之間,以及監管者和供應商之間,如果要有一個高效的監管,如果監管者能夠信任服務供應商,他們就能夠從行業內部人士獲得很好的洞見,告訴他們如何更高打造更高效的監管體制。如果說監管者和服務供應商之間喪失了信任,那么這樣一種良性循環就被打破。因此要能夠做到高效監管就會非常難。

所以,最后總結來說,我非常期待明天分論壇的活動,我也非常期待聽到種種創新、種種想法以及改進,但是在每個階段都需要問這些問題,它是否透明、是否可驗證、是否為真正使用這些工具的用戶驗證。就投資散戶而言,有些人說他們會提供一些產品各服務,改變人們行事的放心,在這個過程中可以很好指示很美好的轉型,我覺得它的成功率也會受此影響。感謝大家的聆聽!

來源: 新浪財經

關注同花順財經微信公眾號(ths518),獲取更多財經資訊

0人已打賞

0條評論 106人參與 網友評論 文明發言,請先登錄注冊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國家法律法規。

最新評論

©2001-2018 巨推網 www.342748.live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京ICP備14033863號 非經營性網站Powered byDiscuz!X3.3公安網備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廣告合作客服QQ:1430738212Comsenz Inc.
捕鱼积液怎么赚钱